登录   /   注册

不可思议!农业大国发生严重饥荒,到底怎么回事?

   日期:2022-11-22     来源:斐君观点    浏览:73    
核心提示:据法新社报道,2022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说,过去两年,巴西生活在饥饿中的人数猛增了73%。这份由巴西粮食安全研究网络发布的报告称,巴西约有3310万人生活在饥饿之中,这意味着15.5%的家庭食不果腹。报告还说,巴西全国一半以上的人口,约1.25亿人处于粮食无保障状态,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吃到一日三餐。

前两天,刚刚当选巴西总统的卢拉居然当众哭了,哭得泣不成声。让他痛哭的,是巴西当下严重的饥荒。

不可思议!农业大国发生严重饥荒,到底怎么回事?

饥荒有多严重?据法新社报道,2022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说,过去两年,巴西生活在饥饿中的人数猛增了73%。这份由巴西粮食安全研究网络发布的报告称,巴西约有3310万人生活在饥饿之中,这意味着15.5%的家庭食不果腹。报告还说,巴西全国一半以上的人口,约1.25亿人处于粮食无保障状态,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吃到一日三餐。

面对如此严重的饥荒,卢拉当选后立下一个誓言:“4年后离任,巴西人如果能够吃到一日三餐,那我就完成了人生使命。”这个目标,对一个大国来说,真的非常卑微。

我们通过一组图片来直观感受下巴西饥荒。

不可思议!农业大国发生严重饥荒,到底怎么回事?

饥饿的巴西人在垃圾桶里翻找食物

很多人可能会疑问,巴西是农业大国啊,是世界排名前列的农产品出口国,怎么会发生饥荒?

的确,巴西地大物博,气候适宜,有丰富的可开垦地、劳动力和日照资源。大部分地区属于热带,降水量充沛,很适合农业发展,农作物一年三熟,按理说不可能发生饥荒。到底怎么回事呢?

巴西官方和一些研究机构给出了各种解释,如新冠疫情导致全球粮价飙升和物流受阻、巴西近年来遭遇重大自然灾害、以及俄乌冲突的外溢;也有分析认为,通货膨胀导致粮价暴涨、贫富悬殊导致平民购买力严重不足、中等收入陷阱等等导致饥荒……

但是,所有这些说法似乎都难以解释,巴西这样一个幅员辽阔、气候适宜,早已从联合国“饥饿地图”上消失10年之久的国家,何以在短时间里再次陷入饥饿?以上分析中列举的,只是近期和表层原因,深层次原因到底是什么?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斐君搜集了很多资料,仔细梳理后发现,巴西饥荒与新冠疫情、与俄乌战争、与通货膨胀等等都没什么关系,问题的根源是该国的农业被大资本尤其是跨国资本绑架了。

资本是如何绑架巴西农业的?

其一,巴西大部分土地不属于巴西人。

巴西实行土地私有制,土地大部分集中在少数农场主和跨国资本手中,尤其是跨国农业企业、四大粮商占有巴西大部分农业用地。既然土地不属于巴西人,那么土地上生产的粮食自然也不属于巴西人。

这些粮食虽然产于巴西,但巴西人没有权利支配,它们属于西方跨国粮食公司,它们的生产、销售都受控于跨国公司。巴西的土地虽然在巴西,却不是巴西人的生产资料,巴西人虽然生产粮食,但他们只是跨国公司的工具人,巴西人是没有权利吃这些粮食的。

另外,随着能源危机愈演愈烈,巴西的生物乙醇受到市场和资本青睐,而生产这种乙醇要消耗大量粮食,由于其利润是农产品的几倍,为了赚取巨额利润,大地主和跨国公司将大量粮食做成乙醇,根本不会在乎巴西的粮食储备和粮食安全。

其二,资本控制之下,巴西农业种植结构越来越外向化、单一化,危及粮食安全。

由于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农业变成少数人赚取巨额利润的工具,而非是大多数巴西人赖以生存的保障。巴西尽管粮食总产量巨大,但不可直接食用的经济作物占比过高,甚至高达数亿公顷的广袤土地用于养牛,因为牛肉比粮食贵多了。

这种高度外向化的种植结构,并没有给巴西人带来生活成本的下降,反而还加剧了口粮威胁。在资本的各种骚操作下,巴西一些基本的口粮反倒要进口。魔幻吧?荒诞吧?

这一块2022年的数据没有搜集到,我搜到了2021年巴西农业进口几个数据。据中巴商业资讯网消息,与2020年同期相比,202118月巴西农产品进口增加了16%。食品的国外成本进入国内,加之美元走高,对通胀造成更大压力。2021年前8个月,巴西在国外购买玉米、大豆等初级产品的支出总额为35亿美元。牛肉、鸡肉、鱼肉以及奶制品不在此列,但一直在增加。与2020年同期相比,玉米的采购量上升了290%,全年玉米进口累计增加了191%,已达到123万吨。美元走高,加之国内产品供应减少,这些都给巴西老百姓的腰包造成压力。

其三,大资本、跨国资本主导下,大农场不断取代小农场、家庭农场,造成严重后果,集中体现为失业和饥饿。

超大规模土地严重依赖农药与化肥,严重依赖农用机械,这种游戏只有大地主与资本雄厚的跨国资本才玩得起。他们从贫困农民手中大肆收购田地,一步步取代小型、多样化的生产方式,而后者恰恰是很多巴西农民安身立命之本。

举个例子,巴西的大豆最初是在小型家庭农场生产的,规模约为550公顷(约75750亩),后来大豆农场的规模越来越大,小农场的比重越来越低。近年来,巴西新出现的大豆种植园动辄一万到五万公顷,这意味着土地进一步集中到大地主与投资者手中。

土地集中的后果之一就是农民失业。据统计,小农场每8公顷需雇用1人,而高度机械化的大农场每200公顷才雇用1人。随着大农场取代小农场,大量的家庭农场主变成无地农民,大农场提供的就业机会急剧减少,进城意味着栖身贫民窟(巴西贫民窟人口迅速增加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农民失地失业),留在乡下意味着饥饿。

而幸存的小农场,不得不严重依赖跨国公司提供的信贷、种子、机械、化肥、农药、销售渠道。慢慢的,小农场种什么、怎么种、卖多少、什么价,都由跨国粮商说了算。

当大大小小所有农场都被大资本、跨国资本控制,什么粮食储备、粮食安全、平民消费得起的粮价等等,都成了空话。

巴西的农业问题,追根溯源的话,根植于殖民地遗留下的大地产制——以资本为核心,规模化、机械化、出口导向为特征的“农业现代化”。

这种“农业现代化”下,农民失地失业,少数人赚取暴利,跨国资本与本地大农庄勾结,在单一化的出口导向的农业种植结构中,赚的盆满钵满,而社会冲突、贫富扩大、生态危机、粮食安全问题等巨大的成本却让普通巴西人承担了。

过度追求经济效益、忽视社会公平,牺牲大多数人权益、为少数人和大资本服务的农业,是巨大的发展陷阱,一旦跌入,代价将极为沉重。

同样遭遇这个陷阱的还有阿根廷。这里延伸说一下,以起到警示的作用。

上世纪90年代开始,阿根廷常态化的爆发债务危机。这时,孟山都趁虚而入。

1996年,得到阿根廷政府授权后,孟山都通过阿根廷本土种子企业Nidera作为带路党进入阿根廷,它并不直接卖种子给农民,而是通过这些本土代理商间接卖给农民,自己从中赚取特许费。孟山都本来还打算再收一笔专利费,但因为阿根廷法律限制,迟迟没能成功。

由于不需要缴纳专利费,阿根廷大豆的生产成本几乎是美国同行的1/3,在国际市场上极具竞争力。阿根廷农民纷纷改种转基因大豆,并偷偷在黑市出售转基因种子。

对于阿根廷农民的违法行为,孟山都看在眼里但没放在心上,甚至有意放任黑市买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基因大豆很快就占了阿根廷所种大豆总量的75%,阿根廷自己也迅速跻身全球三大大豆种植国之一。农场主赚到了钱,政府有了外汇还债,孟山都扩展了市场份额,消费者吃到了廉价农产品,一桌麻将四个人全赢了。

三年后,眼看韭菜长得差不多高了,孟山都掏出了镰刀。

1999年,孟山都再次提出向农户收取转基因大豆种子专利费,再次被阿根廷政府拒绝。不过这次跟孟山都一起来的还有平克顿(Pinkerton)侦探公司。

平克顿公司的“基因侦探”们经过一番乔装打扮,或混入田间地头,或打入群众内部,或在小镇安插眼线收集农民的活动信息,或装作统计人员堂而皇之敲开农户的家门收集资料,或混进种子销售公司和生产合作社,但凡发现农民使用了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种子,立刻偷偷拍照或录像取证。

证据收集到位后,孟山都这次没有起诉阿根廷农民,反而对身在英国、丹麦、荷兰等阿根廷大豆的欧洲买家提出诉讼,要求它们替阿根廷缴纳专利费。紧接着,欧洲买家对阿根廷大豆的需求大幅减少,大量阿根廷豆农损失惨重。

虽然阿根廷政府十分愤怒,但在过去几年孟山都的冲击下,阿根廷的本土种子与化肥企业早已批量倒闭,全国90%的大豆田用的都是孟山都的种子,如果不想赔钱,就只能全刨了重新种。

最终,阿根廷政府被迫屈服,不仅向孟山都支付了“技术补偿基金”,还允许它在阿根廷申请专利。不到十年时间,孟山都就凭借转基因技术从阿根廷大豆产业的外来户成为最重要的参与者。

短短数年间,肥沃的潘帕斯草原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实验场。大量的森林被砍伐,数十万农民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巴西和阿根廷的遭遇,只是跨国资本操控世界的一个缩影。

结语:

南美两个农业大国都遭遇如此困境,令人唏嘘,也引人深思。

粮食霸权是西方尤其是美国霸权最重要的支柱之一,华尔街、四大粮商与美国政府的深度合作,更是公开的秘密。它们利用覆盖全球、高度渗透的产业控制力,精心布下一个个资本陷阱、粮食陷阱,一方面赚得盆满钵满,一方面打粮食牌、利用粮食霸权、甚至发动粮食战争操控全世界。

粮食,本质上也是一种武器。一些国家非常擅长将粮食武器化。里根政府的农业部长约翰·布洛克曾直言不讳:“就是要把各国系在我们身上,那样他们就不会和我们捣乱。”

一位CIA高官就直言不讳的说,第三世界国家缺粮,让美国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华盛顿对广大的缺粮者,实际上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尽管今天美国相对衰落了,但粮食武器、粮食霸权依然非常牢固,其他国家想在粮食领域与美国比划一下,是很难占到便宜的。

巴西等一众南美国家,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尽管左翼的卢拉当选了,但要解决饥荒问题,恐怕不得不向美国低头。解决不了吃饭问题,则永远无法真正独立。

其实,要想真正解决吃饭问题和独立发展,只有一条路,土改+土地国有化。因此,很多事情到最后、到根子上,无非是,支配资本还是被资本支配,征服资本还是被资本俘获。

无他,仅此而已。

农先锋网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网站(www.nongxianfeng.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联系邮箱:3267146135@qq.com
 
 
更多>同类行业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